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唐山联合救助行动公益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查看: 2053|回复: 0

百岁日本老兵遗体捐赠完成 留在中国心愿实现

[复制链接]
0z9w9b53 发表于 2012-4-13 20:28:3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12月2日上午,在山崎宏家中,他的女儿山雍蕴(左)和亲人相拥而泣。本报记者 王媛 摄
山崎宏生前就坐在这个屋子里为别人看病。 本报记者 王媛摄

  本报济南12月2日讯 2日上午,按照生前遗愿,山崎宏的遗体无偿捐献给了山东省红十字会。这位百岁日本老兵“留在中国”的最后心愿终实现。

  12月2日一早,济南市七里山北村山崎宏老人家里,狭窄的屋子里挤满了人,没有一个花圈。桌子上山崎宏那张笑呵呵的遗像格外引人注目。卧室里,他天天戴的帽子还挂在衣钩上,墙上的日历仍旧停留在12月1日,那是山崎宏去世的日子。

  山崎宏老人的亲人、他救治过的病友、生前友好赶到这里,希望一起送老人最后一程。山崎宏唯一的女儿、64岁的山雍蕴说,她只通知了自己家的几个亲戚,其他人大多是听说了消息之后赶来的。“没感觉爸爸走了,好像他还在楼下坐诊一样。”

  9点半,几辆车载着山雍蕴及其家人赶往山东省警官总医院。10时许,非常简单的遗体捐赠仪式开始。山雍蕴说这完全是按照老人的遗嘱进行的,“他要求不要搞任何排场的东西。”

  走进狭隘的医院太平间,山雍蕴在家人的陪同下,静静站在父亲的遗体前,深深地三鞠躬。

  此时,山雍蕴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悲恸,落下了泪水。“爸爸,再见了,爸爸走好,一路走好!”山雍蕴激动地呼喊着。

  随后,山崎宏老人的遗体被抬上殡仪车,转运到山东大学医学院。

  山雍蕴介绍说,2004年父亲曾大病一场,住院期间便萌生了捐献遗体用作医学研究的念头。“在我爸爸看来,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最高的美德,所以他去世时,能把遗体捐献出来,才算完成了他最后的心愿。”

  山东大学遗体捐献接受中心主任尹群生说,山崎宏老人的遗体转运到山大医学院后,将马上进行医学防腐处理,大约两年后,将作为医学院学生实习实验的真实标本,发挥老人去世后的另一作用。尹群生说,这是山东省首次接受外籍人士的遗体捐赠,山崎宏老人的名字也将刻到长清福寿园的纪念石碑上。

  亲人同事患者眼中的山崎宏:

  叫他“鬼子大夫”他也不介意

  本版稿件 本报记者刘铭 见习记者林媛媛

  桌子上压着山崎宏写的纸条:“友谊无尽,劳动者荣誉权无国籍。全心全意(为)人民服务是最高的美德,我一生最后的赎罪。”  本报记者 王媛 摄

  沉默寡言,这是家人和同事对山崎宏的最深印象,但他的女儿说,让父亲开心并不难,“只要能给中国人治病,他就会很高兴。”

  为农村孩子放弃进大医院

  山崎宏工作60余年的七里山诊所,原是济南郊区的一个小诊所。他曾有多次机会进入市内大医院工作,但他却毅然放弃了。

  女儿山雍蕴回忆说,爸爸曾经有进入市立五院工作的机会,但他不肯去,说让别人去吧。“我看病不是图好地方,农村的孩子更需要医生。”

  “爸爸没有把看病当成工作,他一直觉得自己在赎罪。”在女儿眼中,这也许是父亲不去大医院工作的另一个理由。

  七里山划为市区之后,仍然有很多农村的孩子慕名找山崎宏看病。碰见他在诊所就在诊所看,不在诊所的时候,好多人就直接找到他家里去看。

  山雍蕴说,只要找到家里来看病的孩子,父亲都会接诊,在家里看病是免费的,自己拿着方子去外面买药就行。“有时候,看病的孩子家庭条件不太好,爸爸还要管人家吃饭,吃完饭再给点路费。”

  他喜欢静却不嫌孩子吵

  山崎宏的女婿邢攸安说,老人在家话很少,从来不谈工作,更不提以前的事,家里人还是通过媒体报道才了解到他以前的情况。

  “话少的人一般怕闹,但山大夫不这样。”同住在七里山的孔女士说,在诊所,不管孩子怎么吵怎么闹,山大夫都不嫌弃。

  孔女士前一阵带儿子去诊所看病,诊所本来就不大,屋子里、廊子里满满的全是孩子。山崎宏从来不把家长和孩子撵到门外等。生病的孩子,哭的闹的都有,他一点不受影响。

  老邻居刘女士说,自己的儿子、孙子都是山大夫看病看大的。“再等几年说不定我就有重孙了,可再想找山大夫看病就不能了。”她伤感地说。

  不光是刘女士的孩子,院里的很多孩子都是这样。平日里,孩子们都叫他山崎宏爷爷。

  山崎宏去世之后,很多年轻人到他家里,一个小伙子说,“我是爷爷看病看大的,爷爷走了,我来送送他。”

  夜里输完液次日照常坐诊

  山崎宏有个绰号,叫“鬼子大夫”。一次一位慕名而来的病人要找山崎宏,当时在门外打听,张口就问“鬼子大夫”在哪里,而给他指路的山崎宏却并不在意。

  “他不介意别人叫他‘鬼子大夫’,他觉得只要能给中国人治病,就会很高兴。”山雍蕴说。

  再过几天,山崎宏就要过103岁的生日了,而直到上周,他还在门诊照常坐诊。

  “周一到周五,每天上午8点到10点,是山大夫的固定坐诊时间,雷打不动。”山崎宏的同事说,只要身体允许,他一般都会来坐诊。有一次,他夜里输完水,第二天早上还照常来。

  山雍蕴说,父亲这几年身体不比以前,可找他看病的人却越来越多了,总是到点也走不了。

  几年前山崎宏耳朵听不见了,病人跟他说话要靠写字。他随身带着一个放大镜,病人写一句他就拿过来看看。

  怕给别人添麻烦

  十次回日本从未带家人

  从1937年来中国到去世前,山崎宏曾10次回日本,但每次都是自己回去,从不带着家人,原因是“怕给别人添麻烦”。

  1976年,战争已经过去30余年。他第一次回到了日本。

  “爸爸的哥哥姐姐给他找了份不错的工作,但被他拒绝了,还是要回中国。”女儿山雍蕴说,那次爸爸从日本带回来一台14英寸彩电,据说还是别人不要的,还买了一堆日文科技图书,捐给了济南的图书馆。

  每次回日本,山崎宏都会大量搜集一些资料和书籍带回中国。山雍蕴说,爸爸不是回国探亲,是来回跑业务。

  1983年,济南准备与日本和歌山市结成友好城市,山崎宏数次往返于两个城市之间,在中间做工作,而且均是自己掏路费。

  “爸爸回日本10次,从不带着家人。”山雍蕴说,她曾多次表达过想去日本看看的想法,但均被父亲拒绝了。理由非常简单,说她不懂日语,去了日本不便于交流。“又要给我安排吃住,还得找翻译,花钱太多,怕给别人添麻烦。”

  “他是在行善不是赎罪”

  有段时间,日本对侵华战争一直持否认态度,这让山崎宏非常气愤。山雍蕴说,她曾经听爸爸几次说,犯了错误就要想办法改正,抹杀是抹杀不掉的,他要留在中国为这段历史赎罪。

  “虽然是个日本兵,但他没杀过一个中国人,他有啥罪啊?打仗也不是他一个人的事。”邻居老刘说,山大夫是在行善,不能算是赎罪。

  老刘说,水宜生s520,汶川大地震的时候,山大夫捐了4000块钱,他打心里佩服这个老外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