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唐山联合救助行动公益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
隐身27年好人"炎黄"找到了 汇款时晕倒曝身份

2014-12-6 17:06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2049| 评论: 0

摘要: 1987年6月28日,有人落款“炎黄”向江阴市祝塘镇政府汇款1000元资助祝塘幸福院建设……此后的27年间,从数百元到上千元不等,这位“炎黄”一直在为慈善事业捐款。27年来,在祝塘镇、江阴市,人们一直在找寻这位做善 ...
 1987年6月28日,有人落款“炎黄”向江阴市祝塘镇政府汇款1000元资助祝塘幸福院建设……此后的27年间,从数百元到上千元不等,这位“炎黄”一直在为慈善事业捐款。27年来,在祝塘镇、江阴市,人们一直在找寻这位做善事不留名的“炎黄”,但始终找寻不到。
  前不久,一位7旬老人在向云南鲁甸灾区汇去1000元善款后,突发脑梗晕倒在银行里,民警发现老人身上的三张汇款单据上写着“炎黄”和“黄炎民”。“炎黄”这个让江阴人感动了27年、更是牵挂了27年的好心人,终于出现在了大家眼前。

  晕倒的老人

  七旬老人给灾区汇款后突然晕倒

  11月20日下午2点左右,一位七旬老人在张家港一家邮政储蓄银行汇款后突然倒地,随后被民警送到张家港中医院抢救。民警发现,老人身上没有手机和身份证,只有3张汇款单据,汇款人一栏写着“炎黄”和“黄炎民”。其中一张正是在此前邮政储蓄银行汇出的,1000元汇给云南鲁甸县民政局,另外两张分别是2012年1000元汇给祝塘镇一中心小学,2013年500元汇给四川省芦山县民政局。三张汇款单的汇款人姓名分别是“炎黄”和“黄炎民”。

  “我们在系统数据库里查询,发现找不到叫‘炎黄’这一名字的人,叫‘黄炎民’的有几个,但看照片和这位老人又不像。”张家港市公安局城东派出所民警许栋超告诉现代快报记者。原来他是做了27年好事的“炎黄”

  当时老人虚弱得无法开口说话,许栋超又尝试从网上找寻线索。

  “没想到他是名人,网上关于‘炎黄’的信息很多。”许栋超说,从网上搜索的新闻上看,“炎黄”这个名字几乎每年都在“七一”前夕给祝塘敬老院汇款助老,也曾向中西部革命老区和希望小学,向无锡革命陈列馆、烈士陵园,向洪灾和地震灾区捐过款,但是从来没有留下任何个人身份信息,只留下了“炎黄”、“黄炎民”等落款。

  许栋超根据网上有关“炎黄”善举的信息,最终辗转联系到了原祝塘敬老院院长吴军政。“听说找到‘炎黄’了,别提多高兴了。”吴军政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11月20日傍晚6点多接到张家港警方的这个电话后,他立即向祝塘镇党委副书记汪汉民汇报。在祝塘镇,“炎黄”可是个家喻户晓的人物,镇里还建了“炎黄”陈列馆来宣传这一好人好事。

  “1987年6月28日,‘炎黄’那张1000元的汇款单是寄到镇里的,留言是用作镇里幸福院(也就是后来敬老院)的建设所用,汇款地址是无锡市汉昌路1439号。”祝塘镇党委委员徐向东回忆说。

  1989年6月24日,祝塘镇政府又收到了一份来自“炎黄”的500元汇款。此后每年“炎黄”都汇款捐助给敬老院,此外还捐助其他对象。江阴曾多次寻找,还专门建了陈列馆

  在祝塘乃至江阴全市,都兴起了寻找“炎黄”的热潮,“上世纪90年代中期,江阴全市专门进行了为期几个月的大讨论,大家在寻找‘炎黄’的同时,更是在学习他的精神。”徐向东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27年来,在祝塘镇、在江阴,“炎黄”一直是大家最为感动,更是最牵挂的人。

  人们一次次地寻找“炎黄”,在当地小学有“炎黄大队”,镇里收集了不少有关“炎黄”的信息,有汇款单、新闻媒体的报道……专门建了个陈列室,后来还专门建设了约300平方米“炎黄”陈列馆。如今“炎黄”陈列馆已经成为当地的爱国主义和青少年素质教育的基地,每年有不少社会各界人士自发到这里来参观。

  徐向东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就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,江阴全市在对“炎黄”精神进行大讨论学习的时候,“炎黄”曾联系过《江阴日报》称自己只是普通人,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,大家的好意他知道,但希望大家不要再继续找寻他,他会继续这样做下去。

  “炎黄”身份终于曝光,他叫张纪清

  第二天上午,吴军政和镇里领导一起到张家港的医院看望,认出躺在病床上的“炎黄”就是张纪清。“真想不到,他平时是个非常节省的人,捐款竟然如此大手笔,而且20多年如一日,还从不留名。”

  “太不可思议了,‘炎黄’居然是他!”徐向东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他是1986年参加工作的,当时他每个月的工资是45元,当时的1000元可是不吃不喝近两年的总收入,绝对是一笔巨款。

  对话“炎黄”

  本想保守秘密,结果被民警“抓”出来了

  “(儿女)他们当然不知道(我是)‘炎黄’了,老伴后来知道的,但她答应我会保守这个秘密的。没想到这次被警察找出来了。”因为轻微脑梗倒地后,从张家港中医院出院后,这几天张纪清一直在家静养。

  说起当天的张家港之行,张纪清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他是受约去张家港朋友处吃饭的,因为走得急连手机都忘了带,而平时不出远门他是不带身份证的,而那两张以前的汇款单则是他以前放在包里忘了整理的。“那天天气太热了,我穿得又多,没想到就倒下了,醒来已经在医院了。”张纪清说,这次自己能转危为安,得多谢那些帮他的好心人,不过他挺“埋怨”热心民警的:“本来想把这个秘密一直保持下去,没想到却被民警‘抓’出来了。” 从“万元户”到“无元户”,我也高兴

  张纪清说,他从小家境贫困,放过牛,吃过不少苦,后来国家政策好,他在家里搞养殖业,在上个世纪80年代就成了“万元户”。张纪清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其实在1987年捐助祝塘幸福院之前,他一直在尽力帮助有困难的人,“那些年汇款单上的‘地址’都是我在跑供销时去过的地方,有的地址是编的。”

  “之所以每次要把汇款单寄给(祝塘)镇政府,也是为了抛砖引玉,想能有更多的人关注这事而不是我这人。”张纪清说,“以前我是‘万元户’,但不少人还不富裕,我有能力帮助别人,现在我把赚来的钱差不多都捐掉了,成了‘无元户’,但看看周围,大家都富裕了,这样的‘无元户’我做得也高兴。”张纪清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这么多年来要说捐了多少钱,他没有统计过,但家人的理解和支持是他最大的动力也是最大的开心。张纪清退休后的收入每月只有500多元,而他每年用于慈善的支出却从未降低过,其中除了身为教师的老伴把退休金拿出来补贴外,还把儿女孝敬他老两口的钱也都用在了自己的“炎黄”事业上。

  “炎黄”越来越多,这是我最欣慰的事

  对于今后的打算,张纪清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这么多年来,他也会经常去“炎黄”陈列馆看看,听听大家是怎样议论“炎黄”的,而这么多年来有越来越多的人在做着和“炎黄”一样的事,才是让他最欣慰的。

 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正是张纪清27年的爱心坚持,让“炎黄”从一个名字升华为一种奉献精神。27年来,“炎黄”的事迹曾被不少媒体聚焦过,中央电视台四套《走遍中国》栏目曾专程到江阴祝塘拍摄了专题片《谁是炎黄》。受“炎黄”精神影响,乐善好施不留姓名的新“炎黄”在当地层出不穷,江阴也因10万青年志愿者遍布城乡而被誉为“志愿者之乡”。(薛晟)

最新评论

返回顶部